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辩词 >> 文章正文
李禹霖非法拘禁案辩护词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被告人李某某亲属的委托,我担任李某某的辩护人。本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某构成非法拘禁罪无异议,下面仅就本案事实的认定、法律适用和量刑问题,发表以下意见,希望法庭予以采纳:

一、关于本案事实和法律适用方面

(一)起诉书认定李某某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事实不清

1、认定事件的起因事实不清。

起诉书认定:“2012年9月3日晚20时许,被告人李某某叫来被告人俞永红、冯继艳同自己一同到了靖边县统万路云海大酒店601房间,准备和欠自己一万元的贾涛要钱、、、、、、。”起诉书这一认定是片面错误的。真实的事实是俞永红和冯继艳为向贾涛索要被其以低价购买公安局内部商品房虚假事实诈骗的1、3万元购房订金和借去的1万元。起诉书对此事实的认定,一是将俞永红和冯继艳到现场说成是帮助李某某要钱,客观上加重了李某某的刑事责任。二是掩饰了贾涛涉嫌诈骗犯罪的事实和过错,混淆了三被告索要债务合法和非法的性质,扩大了被告人社会危害性和刑事责任。

2、起诉书认定李某某非法拘禁致受害人死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本案事实存在定罪的证据事实和量刑方面的事实证据,辩护人认为,本案定罪方面的事实和证据是清楚和充分的,被告人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及辩护人对此并无异议。通过本案卷宗和今天的庭审调查,均证实三被告人为向受害人索要被诈骗的钱款,将受害人限制在酒店房间内,受害人为逃避债务和刑事追究在逃跑过程中意外坠楼死亡。但在认定被告人非法拘禁致人死亡即涉及量刑方面的事实和证据是不清楚证据不充分的。起诉书只认定“贾涛从该房间窗户坠于楼下,经抢救无效死亡。”并未对坠楼的原因提供任何证据。本案中坠于楼下只是事物表象,导致坠于楼下的原因才是本案的核心问题,决定案件的法律适用和被告人的刑期,不同的原因会产生不同的法律结果,殴打、侮辱使受害人跳楼自杀,构成非法拘禁罪中的从重情节,被告人可能承担三年刑事责任;非法拘禁行为造成受害人重伤的,被告人应承担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要承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分别按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罪处罚。但起诉书并没有说明什么原因致使其坠于楼下,也没有指控出被告人李某某等人实施了哪些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行为以及其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有无因果关系,起诉书并没有提供任何这一方面的证据。只有死亡结果没有认定造成死亡结果行为以及行为和结果间的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不能认定案件性质的,因此起诉书上指控李某某等被告人非法拘禁致受害人死亡缺少事实根据。

(二)认定李某某非法拘禁致人死亡违反法律规定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是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根据刑法教科书解释,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指的是非法拘禁行为本身致人死亡。如在非法拘禁过程中,由于捆绑过紧、用物品堵嘴、冻饿等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以及被害人在非法拘禁期间自杀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法纪检察案件立案标准规定(试行)>中的一些问题说明》中也作了明确界定:“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是指在非法拘禁过程中,由于暴力摧残或者其他虐待,致使被害人当场死亡,以及被害人在非法拘禁期间自杀的。”上述解释不难看出,只有非法拘禁行为本身是致被害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才能认定非法拘禁行为与该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才能认定构成非法拘禁致人死亡。起诉书适用“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规定显属法律适用不当。按照起诉书的观点,只要发生死亡结果,都与非法拘禁有因果关系,这实际上是将因果关系扩大化。根据我国刑法罪责自负基本原则要求,一个人只能对自己的危害行为及其造成的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因此,当危害结果发生时,要使某人对该结果负刑事责任,就必须查明他所实施的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是在危害结果发生时使行为人负刑事责任的必要条件。在非法拘禁案件中,如果不管死亡结果与非法拘禁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只要有死亡结果发生,就对被告人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是不符合刑法罪责自负基本原则要求的,有客观归罪的嫌疑。<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法纪检察案件立案标准规定(试行)>

(三)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李某某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与事实不符

1、受害人坠楼致死不是跳楼自杀,而是受害人为逃避债务和刑事追究目的而在逃跑过程中的意外死亡,这是本案的基本事实。该事实以下证据可以证明:

(1)控方提供的证人证言。证人李欣、马佳、白余香等证明:当晚在501房间玩时,看见受害人用手抓着窗户的上沿,用脚往我们房间里踢,要往里边进,因铝合金窗户沿上有晾晒的被子,致使受害人脚没站住掉到楼下,没掉下时还听到受害人说了一句“怎么是这样”的意外话语。

(2)被告人俞永红口供。2012年9月4日交待:“这时我面对窗户坐在门口的方橙上,我老婆对窗口和我妻哥打电话,李某某躺在床上,我突然发现贾涛不在椅子上了,房间的窗户上有两只手掰着窗户棱,我喊了声“不敢!”然后我看到窗户上的两只手已经放开了。”

(3)公安机关根据现场勘查和侦查终结报告及起诉书意见书。公安机关上通过现场勘查和调查作出结论是“贾涛趁李某某、俞永红、冯继艳不备,从房间窗户攀爬出去坠于楼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4)生活常识证明。前三项证据证明受害人是手把六楼窗框脚先下踩到五楼窗框,试图进入五楼时坠于楼下的,如受害人跳楼自杀,应纵身而下,不可能手抓住窗框,慢慢试探踩下楼层窗户框。

上述证据明确表明,受害人贾涛死亡不是自杀而是逃跑过程中意外死亡,被告人对其死亡主观上不存在故意和过失。受害人在未受到任何侮辱、打骂和精神压力下,采取从六楼窗户逃跑的行为,致其死亡,其本人有不可推卸之责任,受害人死亡也并非是他人非法拘禁行为直接导致,而是其过分相信自己攀爬能力,及对客观条件的错误判断,采取爬楼逃跑行为所致,故不属《刑法》二百三十八条规定的法定加重情节。

2、受害人死亡结果与被告人拘禁行为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李某某等被告人在拘禁受害人时,除了实施对受害人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之外,没有实施对受害人殴打、捆绑、侮辱、恐吓等行为,没有对受害人精神上施加压力,被告人的行为不可能造成受害人死亡的结果。庭审调查已查明,被告人李某某通过被告人冯继艳得知被受害人贾涛所骗后,把贾涛找到宾馆要钱,始终是以商量口气向贾涛要钱,还主动放弃利息,并同意受害人提出的分期偿还要求,受害人是在通过多方面协调双方已达成分期归还本金意向后,从窗户逃跑时意外坠楼死亡,被告人请求受害人还钱的行为不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被害人突然选择从窗户逃跑,是因为他为逃避还钱义务和法律追究所做出的错误选择,正是这一错误选择造成了其摔伤致死的结果。而对于被害人的这一选择以及由此造成的结果,被告人根据自己所实施的行为,是无法预见的,由此可见,被害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攀爬逃跑意外坠楼死亡,并非李某某等被告人非法拘禁行为本身造成。被告人李某某主观上不存在故意或过失,被害人的死亡后果与被告人所实施的非法拘禁行为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关系。

综上所述,受害人的死亡并非是非法拘禁行为本身造成,也不是被害人在非法拘禁期间自杀身亡,因此不能适用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中“致人死亡”的规定。

二、关于对被告人李某某的量刑意见

量刑意见是,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某具有自首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中规定,犯罪嫌疑人犯罪后主动报案,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根据公安机关侦查卷宗记载,公安机关是接到李某某报案后赶到犯罪现场的,在现场李某某主动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了犯罪过程,而且在侦查、起诉和庭审调查中口供内容稳定,没有飜供和推卸罪责行为。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二)被告人李某某自愿认罪,认罪态度好。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自愿认罪”的若干意见》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规定,请法庭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李某某自首后,如实向公安机关供述了整个犯罪事实,对于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具有良好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其庭前和庭审中的供述前后连贯、互相印证,使得案件的查处和审理始终处在一个主动的环境中,建议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三)非法拘禁情节较轻,时间较短,不具有殴打、侮辱从重处

罚情节。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非法拘禁他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本案非法拘禁的时间应是在受害人要出宾馆房间被被告人推回房间时起至受害人跳窗时,前后时间约二十余分钟。被告人在拘禁过程中只是不让受害人走出房间,并不存在殴打、侮辱从重情节,只是一般非法拘禁。

(四)被告人是为索取合法债务,事出受害人恶意赖账。

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为索取合法债务、争取合法权益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本案李某某等被告人拘禁受害人的动机是因受害人对被告人实施了诈骗行为,而诈骗数额和程度已构成诈骗犯罪。根据被告人冯继艳供述,受害人假冒公安机关工作人员身份,虚构公安机关分配其三套住宅事实,以可以优惠转让给冯继艳一套理由,向冯借钱和让冯预交房款订金,骗得冯继艳现金二万三千元。后经冯继艳调查,受害人根本不是公安机关人员,也不存在公安机关优惠建房事实。受害人诈骗得逞后,便拒绝与冯联系,冯继艳在找不到受害人情况下,请求李某某助其索款。李某某曾通过朋友向公安机关和法院咨询,被告知此情况公安机关可能不予立案,民事起诉可能胜诉,但诈骗的人如没有偿还能力也执行不了,被告人在实在没办法情况下,才将受害人骗至宾馆商求还款。此办法虽有不妥,但在当前老赖横行恶意欠债泛滥和赖债惩处不利情形下,被告人的行为实属无奈之举,情有可源。刑法的功能除打击犯罪保障人权外,还具有维护公平正义功能,虽被告人非法拘禁行为触犯了法律,应受处罚,但如果将诈骗犯罪人诈骗后为逃避债务和法律制裁逃跑意外死亡责任强加到被侵害的债权人身上,由受侵害的人承担死亡后果和民事赔偿责任,将失去公平正义,给社会产生不良导向,社会上此类诈骗犯罪将会漫延。作为被侵害的被告人是应承担一般非法拘禁刑事责任,但诈骗人贾涛为逃债和逃避法律追究逃跑意外死亡,则咎由自取。

(五)李某某系初犯、偶犯。

被告人李某某在此次案件发生之前,不曾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本次犯罪是由于他本人对什么是非法拘禁犯罪认识不清,对犯罪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够,法律意识淡薄,在对待被害人安全方式上考虑不周,触犯刑律铸成大错。被告人李某某的犯罪是有别于那些累犯、惯犯的。

(六)李某某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所起作用较小。

被告人李某某参与拘禁被害人的主观目的是为了帮助冯继艳追回被骗钱款。此案贾涛虽给李某某出具借条,双方在形式上形成债权债务关系,但事实上是被告人冯继艳向李某某所借,之前李某某并不认识贾涛,是不可能将钱借给贾涛的。贾涛出具的借条上借款人名是贾涛和冯继艳。根据冯继艳交待其是担保人,即使冯是担保人,如贾涛不还此款,此款也应由冯偿还,李某某是不会受到损失的。可见,李某某是受冯继艳所托,帮助冯索款。在整个非法拘禁过程中,三被告人均未对贾涛使用暴力,作用相当,虽起诉书将李某某列为第一被告,但不能由此认定李某某起作用重于其他二被告。

三、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问题

1、受害人死亡的原因是本人为逃避债务逃跑中意外死亡,受害人不承担死亡赔偿民事责任,只承担一定的道义上的补偿责任。

2、受害人主观上存在严重过错,对自己的死亡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被害人因诈骗而为逃避债务和处罚而攀爬逃跑意外坠楼死亡,被害人的死亡后果与被告人李某某所实施的非法拘禁行为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关系。根据刑法罪行一致、罪责自负的原则,被告人李某某只能承担其非法拘禁的法律后果,不应承担被害人死亡的法律后果,对被告人李某某不适用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条款。辩护人请求合议庭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能够考虑上述情节,本着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立法精神,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规定对被告人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辩护人: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

律师:赵学强

2013年5月23日

 

 

 


】【关闭窗口
bet356欧洲版在线投注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