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文章正文
王怀俊受害案刑事代理成功案例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一、基本案情

2006年,被害人王某与张某等人合伙承揽山西省交口县双池镇“三双”公路南河桥建筑工程,被告人周利峰被雇为开挖掘机的驾驶员。200716日中午,因为被告人周利峰提前下班,被工地负责人被害人王怀俊批评,被告人不服,两人发生口角发生轻微撕打,当被告人用撬棍欲打被害人时,被工人们拉开。当日下午十五时许,被告人驾驶挖掘机见到被害人从料场过来时,便操纵挖掘机的铲斗将被害人打倒在地,又用铲斗砸击在已经倒在地上的被害人胸部,又提起铲斗再砸击被害人的头部,然后将挖掘机铲斗继续压在被害人的身上,致使受害人头颅崩裂、颅盖骨骨折、分离,脑组织溢出,面部挤压变形,面颅骨塌陷骨折,胸腹部挤压塌陷,胸部右侧至颈部撕裂至胸腔暴露,胸腔内的肺脏、心脏被挤压出胸腔;腹部被压扁,腹腔内肠管溢出,受害人当即死亡。2008723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08)吕刑初字第2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死刑。被告人不服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20091023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晋刑一终字第19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以原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理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受害人亲属委托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赵学强律师担任其刑事诉讼代理人。2010511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09)吕刑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周利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二、上诉人、辩护人意见及二审裁定、重审判决情况

上诉人及辩护人意见:

1、上诉人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被害人死亡是被告人过失行为所致,上诉人主观上就是想教训受害人,是被受害人辱骂后产生的伤害故意,是临时起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2、受害人对上诉人殴打辱骂是本案的起因,受害人有严重的过错,应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

3、被告人系初犯,且有悔罪、认罪表现,受害人的合伙承包人已赔偿其家属52万元赔偿金,应视为被告人赔偿,量刑时应考虑从轻。

二审裁定情况:20091023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开庭审理后作出(2008)晋刑一终字第19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裁定认为原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吕刑初字第2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重审判决结果:2010511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09)吕刑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重审判决认为:被告人周利峰与被害人因工作发生争执后,便产生报复杀人恶念,用挖掘机铲斗连续打砸被害人四下,致受害人当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杀人罪,且其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无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应依法从严惩处。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应认定故意伤害罪的意见,经查,被告人周利峰为泄私愤,先用机头打被害人倒地后,又分别在被害人头、胸部等要害部门砸打,之后又用挖掘机头压在被害人身体上后逃离现场,从其行为的连续性、砸打的部位、造成的后果及其案发后的表现。可见其欲致被害人死地的主观故意。故其辩解、辩护意见纯属狡辩,不予采纳。判处被告人周利峰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代理情况

本案律师接受案件后,针对本案特点围绕受害人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的诉求目的,做了以下工作:

1、复印卷宗,全面了解案情,及时保持与原审法院沟通,提出支持原审法院做出的判处上诉人死刑立即执行的意见。

2、根据上诉人上诉意见通过受害人收集证明上诉人故意杀人的证据。

3、协助上诉人向人大、各级人民法院、检察院等有关部门投送反映村民邻居要求判处杀人凶手死刑立即执行呼声的信函。

4、针对本案特点认真准备代理词。

四、主要代理观点

(一)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和量刑的证据达到确实、充分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标准。

为证明本案已达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有罪判决的程度,代理人从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鉴定文书(法医鉴定)、鉴定文书(物证鉴定)、现查勘查记录和拍照等证据方面,进行全面论述。证明以上证据,种类齐全,证据之间相互认证,不仅定罪证据达到了确实、充分的裁判标准,而且量刑情节证据也达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证据标准。本案无论是定罪证据还是量刑证据都是清楚的,不存在影响处以死刑立即执行的情节证据不足或瑕疵证据问题。

(二)被告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1、被告人辩解主观上没有故意杀人动机,受害人死亡是由于自己过失行为所致,不构成杀人罪的辩解不能成立。

2、被告人上诉书中所述与受害人争执过程与事实不符,不能成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

3、被告人称杀害王怀俊的原因是因无法忍受王对其的打骂,劳资关系矛盾引起与事实不符。

4、工程承包人对受害人的补偿,不能成为减轻被告人罪责的理由。

(三)量刑意见

我们的量刑意见是,被告人周利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主要理由是:

1、形式方面内容的理由

1)、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是直接故意杀人,应处以死刑。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故意杀人的判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从法条规定的量刑顺序上,对于故意杀人的量刑时,首先考虑的是死刑,如有法定从轻、减轻或酌定从轻情况下,才考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2)、被告人犯罪特别严重,不具备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应处以死刑,立即执行。

2、实体内容方面的理由

1)、被告人杀人的手段特别残忍,罪大恶极,应处死刑立即执行。

2)、被告人主观恶性极大,应处死刑立即执行。

3)、受害人无过错,本案不存在临时动意杀人问题。(4)、从其作案后的表现看毫无教育挽救的可能

4)工程承包人对受害人的补偿,不能成为减轻被告人罪责的理由。

5)、犯罪后不积极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

7)、社会危害极其严重,群众呼声强烈,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四、关于少杀、慎杀刑事政策的理解问题。

我国现行关于适用死刑刑罚的刑事政策贯彻的是少杀、慎杀的原则,具有法定或酌定从轻减轻情节的或受害人有重大过错案件的被告人,才可以考虑不杀。对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论罪应当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附:代理词

 

王怀俊受害一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首先感谢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审判机关对本案的侦查、起诉和审判所做的努力,完全同意原审做出的公正判决。根据被害人王怀俊之子王彦杰的委托和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担任被害人王怀俊的刑事案件的代理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认真阅读了全部案卷材料,又参与了法庭的调查。代理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检察机关定性准确,被告人周立峰犯罪手段特别残忍,凶残杀害被害人,犯罪动机特别明确,情节特别恶劣,对社会危害极大,原一审法院的判决被告人周峰死刑正确。现就本案一审重审关于被告人周立峰犯罪的性质、犯罪的事实、证据材料、量刑问题,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本案的事实是:200716中午,因为被告人周立峰提前下班,被工地负责人被害人王怀俊批评,被告人不服,两人发生口角后动了手脚,当被告人用撬棍欲打被害人时,被工人们拉开后,被告人仍然怒气不减,指责被害人你欺负谁?被害人没有吱声。此时,本该事情就过去了,然而被告人却起犯意。当午后十五时许,被告人驾驶挖掘机见到被害人从料场过来时,便将挖掘机的铲斗一转,先把被害人打倒在地。接着,又操作操纵杆用铲斗砸击在已经倒在地上的被害人胸部;又提起铲斗再砸击被害人的头部;见被害人口吐鲜血没有生机时,还把挖掘机铲斗继续压在被害人的身上后跳车逃跑。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

1、证人证言

1)证人王兵2007116证实:今天下午两点半时,看到被害人王怀俊走到搅拌机处,又见到挖掘机的司机把车开过来用挖掘机的头把王打倒,我叫喊了几声,司机不停,用挖掘机的头在王的胸部砸了一下;接着又砸了王的头部;然后把挖掘机压在王的身上,跳下车就跑,我问司机你那是干啥,他说你不要管他后就跑了。

  2)证人郭志亮2007116证实:今天下午三时许,见到开挖掘机司机用挖掘机的头往地下捅,工头王怀俊躺在机头下,捅了两下。第一次是捅在胸口,第二次是捅在头部,机头压在王的胸部后逃跑。

  3)证人杜文义、杨孟全证实:2007 116日中午12时许,见到被告人与被害人吵架,被害人说被告人下班早了,被告人不服,还要拿撬棍打被害人,被大家拉开了。

  4)证人王永生证实:2007116中午时,见到两人吵架被大家拉开后,被告人朝我要钱,让我还他钱,我说没有钱不还。被告人说现在不给以后就没有机会给了。

   2、被告人的供述

  12007117525分到650分供述昨天中午,王怀俊回来在院子里骂司机并指责我,我俩发生口角后,互动了手脚,被大家拉开。下午三点时,看见王怀俊离我开的挖掘机不远的地方,我就把挖掘机头一转碰到王的大腿上,他就摔倒了,挖掘机就压在王的大腿上,我看见王的口里吐了血,我开车就跑。?你开挖掘机打倒王怀俊后是否又操作挖掘机了,用挖掘机头砸王怀俊的身体了?:是,我打倒他后,又操作操纵杆把机头轻轻提起来又轻轻压下去,机头压住他的小肚子部位。?你用挖掘机压了几下:就一下。 ?挖掘机是否压住王的头部:没压住。

  220071171210分至1240分供述:?你为什么被刑事拘留 :故意杀人。?你用什么把王怀俊给压死了 :我开的挖掘机 。 ?你什么时间产生的想法 :在昨天中午。?你向王永生要钱时和他说什么了 :我说你不还以后就没有机会还了。?是什么意思:当时是开玩笑。?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我用挖掘机打他,压他就是告诉他,我不是好欺负的,不是要打死他。

  3、鉴定文书(法医鉴定)

  交口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2007)交口刑尸检字第33号王怀俊死亡分析意见书:尸体检验1、头面部检验:头颅崩裂,颅盖骨骨折、分离,脑组织溢出,面部挤压变形,面颅骨塌陷骨折。2、躯干、四肢、颈部检验:胸腹部挤压塌陷,胸部右侧至颈部左侧有一皮肤裂口致胸腔暴露,长45厘米,胸腔内的肺脏、心脏被挤压出胸腔;腹部被压扁,有碾压痕,腹部左侧有一皮肤撕裂口,腹腔内的肠管从该处向外突出;背部大片皮肤有点片状挫伤,有两处皮肤被挫碎,面积分别是20x12厘米、18x08厘米;左侧肱锁关节处呈粉碎性骨折;右股骨中断骨折,右小腿下段前面、左膝部下面分别有一处斜形皮肤擦挫伤,左侧膝窝处有一大片皮肤擦伤,面积为100x150厘米,左小腿近踝部有斜形皮肤挫伤,长90厘米,左小腿上骨折,右小腿下段粉碎性骨折。

  意见分析:

  2)根据尸体损伤检验,结合调查材料,可证实王怀俊损伤系挖掘机碾压所致。

  3)根据尸体损伤检验结果,分析死者系颅脑、心、肺等脏器重度损伤死亡。

结论:王怀俊系颅脑、心、肺等脏器重度损伤死亡。

4、鉴定文书(物证鉴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公物证鉴[2007]5430号鉴定结论:现场装载机上提取的血迹来源于王怀俊可能性大于99999999%

5、现查勘查记录和拍照

6、被告人周利峰的户籍证明,该人生于19861019。已是有完全刑事责任年龄的人。

以上证据,种类齐全,证据之间相互认证,不仅定罪证据达到了确实、充分的裁判标准,而且量刑情节证据也达到证据标准,不存在影响量刑的事实、证据存在疑问的问题,完全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据标准。

被告人的辩解不影响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结果的成立,不能成为事实不清的理由。代理人认为,本案无论是定罪证据还是量刑证据都是清楚的,不存在影响处以死刑立即执行的证据不足或瑕疵证据问题。现证据证明的事实足以处被告人以死刑立即执行。现证据与被告人口供不一致的地方就是被告人且铲头打压受害人次数的问题。被告人辩解的是用铲头将受害人打倒后,轻提操纵杆把机关轻轻压住受害人的小肚子上。而现场目击证人和现场勘查笔录、尸检笔录、尸体照片等大量充足证据证明的是,被告人用铲将受害人打倒后,又多次用铲头扎压受害人头部、胸部和肢体,致受害人当场死亡。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重事实,重调查研究,不轻口供证据原则,完全可以认定被告人故意杀人且罪大恶极处事实,必须处以死刑立即执行。现有证据完全达到“杀者不疑”程度,不存在影响量刑的事实和证据问题。

 

三、被告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1、被告人辩解主观上没有故意杀人动机,受害人死亡是由于自己过失行为所致,不构成杀人罪的辩解不能成立。从被告人经验方面,被告人周立峰是挖掘机司机,对于机械的性能是十分清楚的,用挖掘机铲压人体会发生死亡的后果是明知的。就是不是从事挖掘机作业的普通人,都会知道任何人在挖掘机的重压下,必然会死亡。从行为的力度和连续性方面,被告人用铲斗将被害人铲倒之后,对受害人已造成了伤害,已达到了所说的教训目的,但被告人并未终止,在受害人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又用铲斗砸击胸部,使其胸腔内肺部、心脏被挤压出胸腔;接着又用铲斗砸击王的头部,使其头颅崩裂,颅骨骨折、分离,脑组织溢出,面部挤压变形,面颅骨塌陷骨折。这些行为进行完毕后仍不罢手,再次将铲斗压在王的身上,在见到王兵时,还叫王兵不要管他。以上事实足以清楚说明,被告人杀人故意动机非常明确,就是要致被害人于死地,足以证明被告人的故意杀人的动机和目的,其行为完全符合刑法规定的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被告人的辩解,目的就是推卸罪责,逃避法律极刑的惩罚。

2、被告人上诉书中所述与受害人争执过程与事实不符,不能成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被告人的此辩解意图说明受害人本身具有重大过错,属于激愤杀人,从而减轻自己的罪责。被告人称;那天中午下班,被告人与工人们都在吃饭时,王端碗进来对其进行辱骂,在无法忍受情况下还了一句嘴,王便扑上前,殴打被告人,将碗打掉,并将被告人按倒在地用脚狠踹,被告人被打受不了,在地呼叫,头发被王抠掉很多。起来后,王还叫号说就是欺负你能怎地?被告人没说什么,觉得胸闷就上班了。上述情况不仅与现场证人证言不符,而却与被告人在侦查、起诉和一审庭审交待不符,完全是在一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情况下,为保活命而编造的理由。证人杜文义证实:“2007116日中午,收工后在住处吃饭,吃饭当中,王怀俊问周峰为收工这么早,说中间王怀俊骂了周峰两句,周就与王吵了起来,王打了周一拳,周峰就在地上拿了一根铁棍打王怀俊,没打着,被在场的人拉开了,就各吃各的饭。”杨孟全证:“中午吃饭时,王怀俊骂周峰说他下班早了,周峰不服,就拿撬棍打王怀俊,被人们拉开了,吃饭后他俩在院子里吵了几句,后来就上工地了。”王永生证:“今天中午1140分左右,下班后,王怀俊嫌我们下班早了,就骂我们一顿,周峰就和王顶嘴,两人就吵了起来,周峰拿撬棍打王怀俊,被我们拉开了,王怀俊就出了院子。”被告人2007117日交待:“昨天中午,王怀俊回住的地方就在院子里骂司机,日你娘的,拉完料再下班,当时我们在吃饭,王怀俊就对我说:周峰你怎么早早就回来了?我说同时上斑,同时下班。他就骂我;日你娘的,你这段时间干什么活了?我说你管球嘞。他就抓我的头发打我,我也打了他一拳,他踢了我肚子上一脚,我在地上抽钢筋,但太长没抽出来,司机们拉住我,我说我出院里,王怀俊说出院老子也不怕你。出了院我站在那对王怀俊说:你欺负谁嘞?他没吭声,这样就没事了。”上述证人证言及被告人口供,在内容上基本是致的,证明了争执的原因是王怀俊对于生产的管理,嫌工人下班过早;被告人是因不服从管理而与管理人王怀俊发生口角;双方虽有撕打,但并不严重,均未形成伤害;整个撕打过程被告人占优势,最后因被害人退缩情况而事态平息的。证人证言与被告人口供起到了互相认证作用。

根据王怀俊生前工友反映是,王怀俊对工人一直很好,从不打骂工人和克扣工资,根本不存在被告人所说将工人当马使不将工人当人看,随意打骂工人现象。被告人在上诉书中不但向死者忏悔,向其家属道歉,反而编造事实,对死者进一步污辱。

四、量刑意见

我们的量刑意见是,被告人刘利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主要理由是:

1、形式方面内容的理由

1)、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处以死刑。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故意杀人的判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从法条规定的量刑顺序上,对于故意杀人的量刑时,首先考虑的是死刑,如有法定从轻、减轻或酌定从轻情况下,才考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2)、被告人犯罪特别严重,不具备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应处以死刑,立即执行。根据我国相关刑事政策和司法实践,对罪该处死,但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可以判处死缓。对罪该处死,但具有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也可以根据情况适用死缓。其中法定情节包括:罪行极其严重,行为人属于限制行为能力的人;犯罪后有自首立功表现的;犯罪未遂的。显然,被告人全都不具备上述情节。应当指出的是,即使具有上述情节,也只是适用缓刑应当考虑的前提条件,并非只要具有上述情节,就可以适用死缓,对于罪行极其严重,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犯罪分子,即使具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或酌定情节的,也必须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3)、被告人不属于刑法规定的不适用死刑的特殊对象。刑法规定不适用死刑的特殊对象是未成年人和怀孕妇女。被告人生于1986年,显然是成年人,不属于不适用死刑的对象。

2、实体内容方面的理由

1)、被告人杀人的手段特别残忍,罪大恶极,应处死刑立即执行。

被告人周立峰杀人的手段残忍至极。被告人先用铲斗将被害人铲倒,在其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形下,用铲斗砸击被害人的胸部,使其肺、心脏被挤出胸腔;又砸击头部,使其脑浆溢出,颅骨崩裂;再把铲斗压在被害人身上后逃跑。任何人都清楚,铲斗可以吊起十吨重量,下压砸击的力量也同样是十吨,一个血肉之躯的人,一次砸击身体的重要部位就足以使其丧命,况且还连续砸击胸、头部,在重型机械的砸击下,就是石头也要被砸击粉碎。这样凶杀的手段我们只有在港台影视剧中见到,现实中闻所未闻,但却发生在我们身边,

2)、被告人主观恶性极大,应处死刑立即执行。

被告人周立峰作为被雇佣人,本应遵照管理者的指挥,服从领导,当其被指责时应当虚心接受,其却反言相击,致使两人先发生口角,后拳脚相加,被在场的工人拉开后,又拿撬棍欲打被害人,再次被拉开时,仍决意报复犯罪之念。并做好了准备,他在向受害人要钱时,声称你不还钱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可见其犯意已决,并做好犯罪后的准备工作。就犯罪的起因而言,本来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工作发生点矛盾是很正常的,相互理解一点话说开了就没事了。而被告人心胸狭窄,决意报复,当两次砸击被害人之后逃跑时还把挖掘机的铲斗砸压在被害人的死体上,可见被告人主观恶性之深,社会危险极大。被告人不服法,社会就不会有安全感,人们的生命就会受到严重威胁。

3)、受害人无过错,本案不存在临时动意杀人问题。从本案事件起因上看,被害人没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就犯罪的起因而言,本来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工作发生点矛盾是很正常的,相互理解一点话说开了就没事了。发生争执时间是中午,被告人实施杀人行为是下午1430分,中间两人未有任何争执,两人发生争执时的争执程序并不严重,也未形成任何伤害,被告人争吵态势和暴力倾向远高于受害人,并对受害人进行言语威胁,争执是在受害人不出声情况下终止的。被告人也承认“两人互骂后就没事了。”“我压死王怀俊的想法是在中午王怀俊打我以后就有了这个想法。”被告人还交待:我问他要钱,他说没有,我说你今天不还,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上述事实说明,被告人产生报复杀人想法在中午二人争执后即产生,是有准备有计划的,不是临时动意产生的。

4)、社会危害性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被告人周立峰杀人的现场在施工工地。我们知道,任何工作场所都需要安全、有序地进行,任何不安定的因素都要进行合理地排除。而本案的被告人却在施工现场公然使用施工工具行凶杀人,手段特别残忍,把活生生的人用铲斗砸压、碾压,鲜血飞溅,五脏分离,惨不忍睹。杀害的对象又是生产的管理者。这样的杀人行为,如不严惩,工作秩序如何维持,就在工作的场所也无人身保障,人们还怎么进行生产工作,社会的危害性极大。

被害人王怀俊是家中的主要劳力,其全家都需要靠其抚养。上有八十岁的老父、老母亲,下有两个未成年子女,家中的生活来源都靠其工资来维持。当噩耗传到家中时,老母亲伤心过度悲痛而死,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日都在以泪洗面。被告人杀人行为给被害人全家带来伤痛是极大的,他不仅是无端地杀害了一个人,实际上是把好端端的一个家庭给毁了,八十岁的老母亲因此事悲痛而

5)、从其作案后的表现看毫无教育挽救的可能

当被告人砸击被害人时,在场的王兵见被害人口吐鲜血时喊叫他住手,其仍又砸击头部,还不让王管。就希望被害人的死体也没有人管,简直就是惨无人道。

被告人周立峰凶残杀害被害人后畏罪潜逃,企图逃避法律的打击和严惩。给有关机关带来捉逃等诸多人力、财力等等资源的浪费。

当其被抓获后,本应认罪服法交代犯罪罪行,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但其却避重就轻 ,主要的犯罪事实拒不交代,把砸击的行为轻描淡写说成是轻轻的放下,回避杀人的动机和手段,把连续砸击的行为说成是告诉被害人他不是好欺负的,不是让被害人死,只是想教训一下。显然是无稽之谈,用可提起十吨重的铲斗连续砸击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还不希望其死,几顿重大石头都可击碎,人还有不死之理,况且还连续砸击。只能是说明一点,那就是认罪态度极其恶劣,毫无认罪悔罪的态度。

被告人杀害被害人至今,对被害人极其家属毫无点滴人道意思,就连被害人丧葬费迄今为止分文未拿。对死者没有欠悔之意,对死者家属也无安慰之举。

3、关于少杀、慎杀刑事政策的理解问题

我国现行关于适用死刑刑罚的刑事政策贯彻的是“少杀、慎杀的原则,对于可挽救可教育的能不杀就不杀。但并不是单纯从数量上少杀,只能对虽后果严重,但具有法定或酌定从轻减轻情节的或受害人有重大过错案件的被告人,才可以考虑缓期执行。对于那些罪大恶极,社会危害极大的还是坚持该杀的绝不手软,一定要杀!该严当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通知精神,只有对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此案被告人完全正确不符合高法规定的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的情况,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审判长、审判员:

被告人周利峰故意杀人一案,犯罪手段之恶劣,情节之严重,已达到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罪大恶极,惨无人道无以复加的地步。被告人杀人行为,不仅剥夺了受害人的生命,而且剥夺了其家庭的幸福,剥夺了八十高龄革命英雄的生存希望,使人们产生巨大的恐惧感。我们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但构成杀人罪,而且是典型的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列。因此,我们强烈要求法庭依法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只有这样,才能告慰无辜的受害人在天之灵,才能消除人民群众对犯罪行为的恐惧心理,才能彰显法律的神圣与尊严。

 

辩护人: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学强

201041

 

 

】【关闭窗口
bet356欧洲版在线投注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